首页 > Mywife系列 > 和妈妈发生了关系,儿子的比他爸爸都大,和儿发了多年关系

和妈妈发生了关系,儿子的比他爸爸都大,和儿发了多年关系

朦朦胧胧的,显得很性感。

而这性感并不是空穴来风,而是因为有妈妈光着身子的存在。

妈妈此刻正背对着我,将她那白花花的大屁股暴露在我面前,妈妈的屁股很迷人,胯骨显得很宽,线条由腰部逐渐拉开再回到小腿,呈现一种s型曲线,十分完美,而屁股上的肉很白嫩,看着就想咬一口似的。

屁股缝中间一只延伸到两腿大腿根中间,那迷人的中部地带是一抹纯净的微黑,让人浮想联翩。

看着这美丽的肉体,我的鸡巴再也把持不住,右手提着自己的棒棒,就朝着妈妈的屁股中间怼去,妈妈这会正在站着,可能姿势不对,我的鸡巴始终没有插进去,也找不到逼逼的位置。

妈妈这时双手找到洗手台,按在那里,这样就可以弯腰了,屁股也就顺势噘了起来,这次妈妈很配合我,并没有大的拒绝,而是自己主动摆好了挨操的姿势。

这样一来,妈妈的逼逼也就从屁股缝中间显露出来,我对准屁股中间那块,将鸡巴塞进去,由于鸡巴硬的不行,很快就找到了妈妈的洞洞,进了妈妈的逼逼里,瞬间感到一阵温暖滑润的感觉包裹着我,我也开始前后抽插起来,随着我的抽插,妈妈开始叫了起来,「啊!嗯!…………」记住妈妈的呻吟声也没有太多变化,和妈妈做爱的时候,妈妈也不会说多余的话,就是简单的「嗯嗯啊啊!」但是那个音色却十分性感,并不是小女生的那种水嫩,而是略带有熟女气息的娇喘,有气质,有韵味,有味道,处处散发着一种母性般的气息,使我的耳朵感觉像听一首美妙的交响曲一般。

听着妈妈那性感妩媚的叫声,我的鸡巴更硬了,也不知是动作幅度大了,还是因为花洒上面喷着水,把我们的身体弄的太湿滑,我的鸡巴一下子从妈妈的逼逼里滑了出来。

妈妈也意识到了,看我的鸡巴出来了,忙用她的左手从后面扶住我的鸡巴,然后将我的鸡巴重新放回她的逼逼里,见到她这样主动,我不禁喜出望外,是不是刚才给她操爽了,这样想着,就问妈妈:「妈!感觉舒服吗?」妈妈也没有说太多的话,只是简单的说了句:「嗯!是啊!」我还嫌不够刺激,继续问妈妈:「妈,操的爽吗?」这回妈妈羞红了脸,说了句:「烦人!你个小坏蛋,非要妈妈说出来啊!」听到妈妈这样说,我的心理别提有多爽了,更多的是一种调戏妈妈的那种快感。

待妈妈将我的鸡巴放回逼逼里面去,我也开始了新一轮的抽动,大约插了2分多钟,我感觉这个姿势还不过瘾,于是就叫妈妈换个姿势。

「妈,你坐在马桶上面。

」我对妈妈说,接着我将卫生间马桶的盖子放了下来,拉着妈妈的身体,让她坐上去。

妈妈照着我的意思坐了上去,这样妈妈就面对着我了,此刻,妈妈的脸红润的很,好像一个成熟的樱桃一般鲜嫩可人,非常好看。

我将妈妈并拢的双腿噼开,这样妈妈的逼逼就展现在我的眼前了,卫生间此刻有着一层雾气,妈妈的阴部我看的并不是十分清楚,不过这样朦朦胧胧的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我提着沾满妈妈淫水的鸡巴,就向妈妈的下体捅去,只见妈妈此刻闭着眼睛,咬着嘴唇,脸蛋红红的,一边还发出性感的呻吟声,实在是太销魂了,这样看着妈妈,我也加快了抽送的力度,不一会,就感觉妈妈的下体湿的一塌煳涂,浴室里也发出啪啪啪的响声。

记住整个场面淫荡至极。

妈妈大概是被我干爽了,两只腿开始锁住我的腰部,两只胳膊也抱住我,并把自己的双腿开合的更大了,她在尽力的迎合我的抽送。

而我自己的鸡巴也随着一进一出的运动,变得异常敏感起来,感觉到妈妈的逼逼好像在不停的吸着我,逼逼里面的内壁像一个真空环境一样,而我也感受到我的鸡巴似乎顶到了妈妈的最里面,那个叫做宫颈口的东西。

想着这就是我出生的地方,我的心理既刺激又感到有一点亵渎,不过最终还是淫欲战胜了大脑,越来越觉得这是一件刺激的事情。

大约干了20分钟,我觉得一股暖流从腹部涌向龟头,我一下子射了出来。

这一次,又全部射到了妈妈的逼逼里。

在射的一刹那,由于我的快感也很强烈,不禁自己也发出了「啊!啊!」的声音。

母亲这时睁开眼,凝望着我的表情,说道:「射出来了吧?」我答应的「嗯」了一声。

母亲说:「下次别射到里面,我真担心会怀孕的!」听到母亲说还有「下次」。

我一下子喜出望外,说道:「妈,咱们下次做是什么时候?」母亲听我这么说,大概知道是自己失言了,脸又羞的通红,说道:「烦人!哪有下次!就你贫!看来你越来越坏了。

」我对妈妈说:「哪有啊!就是觉得这样调戏你好玩。

」妈妈瞪了我一眼:「我可是你妈,要是在别人面前也这样,岂不让人看了笑话。

快拉我起来,正好再冲冲吧,射了好多啊!都流出来了。

」说着用手摸着下体,我也看到一股白白浓浓的精液从母亲的阴部流了出来。

记住见到母亲这样说,我才意识到,原来母亲是怕别人知道这件事啊,于是对她说:「当然在别人面前不会这样的啦,只有咱们私下里会这样说的。

」母亲说:「嗯!那就好,快拉我起来啊,我腿都麻了!动不了了。

」我忙拉母亲起来,母亲站在地上顿了顿腿,然后就开始冲澡,「君君,你也冲冲吧。

」说着将花洒头挪向了我这边,然后用她的手顺着水流洗我的鸡巴。

被母亲摸的舒服,我的鸡巴不自觉间又硬了,看到这一幕,母亲叹道:「哎,真服了,摸一下就硬啊!」我腼腆的笑了笑。

也没说什么。

又将母亲抱在了怀里,母亲说:「今天不能再做了,知道不?」我虽然有些不舍,但也知道母亲的意思,怕我做多了,影响第二天的考试,于是我点了点头。

母亲接着说:「对了,这件事也不能和任何人提起,尤其是你爸爸,知道吗?」「怎么会呢?我肯定不会和别人说啊!」我肯定的说。

母亲说:「嗯,那就好!快冲冲吧,然后准备睡觉了!」我和母亲都冲了冲身体,又都冲了冲下体,擦了擦身子,就从卫生间里出来了,我先进了被窝,母亲又收拾了一下房间,然后我就睡着了,这一夜我睡的很香,第二天还是妈妈叫我,我才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