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Mywife系列 > 山村如此多娇相约玉米地,村长一晚吃了杏花八次,村长女儿被拖进玉米地

山村如此多娇相约玉米地,村长一晚吃了杏花八次,村长女儿被拖进玉米地

男欢女爱和河豚有着某种相似之处,驾驭好了,是人间极品,一旦失控,便万劫不复。

蓝色火苗上的白瓷汤锅里飘出丝丝缕缕幽香,游走在屋里的每个角落。

“唔一一是松茸鸡汤!”一个扎着小辫儿的小女孩从房间跑出来,把小脑袋伸进厨房,猛嗅一口:

“莉香姐,什么时候吃饭?”

“快了,小馋猫,去那边吃点水果哈。”

我刮了一下她笔挺的小鼻子,把她拉到茶几前,几上有一盘切好的苹果块。
山村如此多娇相约玉米地,村长一晚吃了杏花八次,村长女儿被拖进玉米地-推妹子

我是这家的保姆,在这里呆了三年,都快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了。

我在农村长大的。小时候家里穷,妈妈跟人跑了。爸爸把我交给奶奶,就出去跑运输了。后来,就出了意外。奶奶在我十四岁那年也离开我了。我在姑妈家住了两年,村长上门提亲,说是他儿子看上我了。姑妈的脸笑成一朵菊花,跟中了彩票似的。

刚嫁过去那半年,倒是真过上好日子了。每天有鱼有肉,村长和村长老婆都对我和和气气的,老公明旺也很粘我,隔两天就要亲热一次。半年过后,明旺开始隔几天才回一次家,说是在村里的手套厂管帐。后来回来得越来越少了。

一年过去了,我的肚子还是没动静。村长老婆脸色开始不好看了,整天在我面前把没下蛋的母鸡打得满院跑。

有一天,明旺回来了,还带了个女人。那女人斜着眼看我,一脸的狐媚相,肚子已经有点鼓起来了。

全家人像伺候太后一样伺候她。我每天帮她做这做那,还没得一句好话。说我穷酸苦瓜相。村长老婆也说:不服气你也大个肚子看看?

我没地方可以去,只能打掉牙齿往肚子里咽。最搞笑的是,为了怕那个大肚婆生气,明旺每次和我亲热都像做贼一样。过程简单粗暴得像叫鸡。有次从我房间出来,被他妈看到,一脸讽刺地说:耕来耕去都没谷收的废田。

我实在呆不下去了,就收拾了几件衣服,带了几百块钱到城里找工作。

我只会做家务,就到家政中心去找保姆的工作。好在这个需要的人多,只等了半天,就被人领回家了。

把我领回来就是这家的男人,叫志远。我叫他张先生。后来熟了,就叫张哥。

张哥中等身材,人很厚实,说话也和气,在政府部门上班。

张哥的老婆是个女强人,性格很强势,说一不二,我叫她刘姐。

刚来的时候,我只会烧些乡下菜,后来在张哥的教导下,越来越上道了,现在大人小孩都爱吃我做的菜。我话不多,也没放过假,因为没地方可以去。除了做家务,就是看看电视,门都很少出。张哥一家对我挺满意的,经常会送点小礼物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