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Mywife系列 > 咬着花缝研磨敏感点,腰下垫个枕头插的更深,手指两两并拢中间分开

咬着花缝研磨敏感点,腰下垫个枕头插的更深,手指两两并拢中间分开

不知道什么原因,我重生了。老婆跟我离婚的第二天,我一觉醒来,我回到了87年,那年我正上初一。

凭借前世超强的记忆力和重生的优势,我在上高一的时候就已经是亿万富翁了,在z市拥有了2家私人医院,5家夜总会和其他公司若干。

穿越人士的理想大都是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我对权不感兴趣,但下面的小弟弟已经开始要人权了,这泡妞的时候也到了。

我进入了z市第二高中一年级三班,班里面的李映梅是个小萝莉,我早就看上她了,靠着金钱开道,我在全班同学羡慕的眼神中成了她的同桌。

我在桌子上睡的正香,旁边有人推我,「懒鬼,快起来,老师来了。」

「别烦我,正做好梦呢!」

经过两个多月的同窗生涯,我以出色的学习成绩和良好的口才把小萝莉给镇住了,她现在可是我的忠实崇拜者。

「别怪我没提醒你,是灭绝师太的课啊。」
咬着花缝研磨敏感点,腰下垫个枕头插的更深,手指两两并拢中间分开-推妹子
我猛地抬起头,揉了一把脸,「怎么又是那个老太太的课啊,烦死了。」

灭绝师太是教我们英语课的陈老师的外号,带着个四方块眼镜,整天板着个脸,好像是谁欠她多少钱似地,在前世我高考时作弊就是被她抓个现行才没上成大学的。

听着陈老师在上面讲的眉飞色舞,唾液横飞,我一点劲都提不起来,要知道,前世我的英语四级成绩可是59分啊。

「这课太弱智了。」

嘴里嘀咕着,在本上写了个几句话,上面是后世的一个经典脑筋急转弯:农村家里过年没肉,养了一头驴和一头猪,你说杀那个过年?

递给了李映梅。

李映梅仔细的看着,歪着小脑袋想了想,回了句:杀猪啊,驴可以帮忙干活。

我憋住笑,写到:嗯,不错,驴也是这么想的!

小萝莉一看,楞了一下,转而恍然大悟,气的脸色通红,但又不敢生气,狠狠的在我腿上拧了一把。我疼的「哎呦」一声,整个班里都听到了。

「陈明华!你干什么呢!站到后面去,好好反省下!」

我乖乖的站了起来,走到教室后面,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李映梅冲我做个鬼脸,手在课桌下面对我做了个v字。 咬着花缝研磨敏感点,腰下垫个枕头插的更深,手指两两并拢中间分开

下课了,我被灭绝师太叫到了办公室,听着陈老师没完没了的唠叨,我左耳进右耳出。

我接着这个机会好好打量起老师来。陈老师穿的一身灰色的职业套装,一头的长发,样子看起也很漂亮,胸部也很挺,估计至少是D杯罩,腰也没有普通中年妇女那么粗,臀部很丰满。如果把那身灰色的不合身的套装换成黑色的套裙,穿上黑色丝袜和银色的高跟鞋,摘掉那个土的掉渣的眼睛,绝对是个熟女控理想的意淫对象啊。

正想着呢,陈老师好像注意到我的眼神不对了,「你个流氓,看什么看!」

我靠,幸亏唠叨的时间太长,办公室里面没人了,要不我的名声不全毁了?

反正也没其他人,我就流氓了:「看我们漂亮的陈老师啊,难道看看也犯法不成?」

「啪」的一声,我脸上挨了一巴掌,火辣辣的疼。

我捂着脸,「你怎么打人。」

「我打的就是你这种流氓,我讲了半天你都当耳旁风了。你滚吧,以后别落到我手里!」

我捂着脸走出了办公室,越想越窝囊,盘算着怎么找回场子。正走着,忽然背后有人拉了我一把,原来是李映梅。小萝莉穿着校服套裙,看到我捂着的脸,「呀,你的脸?被打了吗,快让我看看。」

李映梅踮起脚尖,两只手捧着我脸仔细的看着。我清楚的感觉到她胸前的两点蓓蕾在晃荡,这个小丫头,居然连奶罩也不穿一件。这个动作搞得我的下体开始蠢蠢欲动。

「这个灭绝师太,太混账了吧,敢体罚学生,我找校长告她去!」

我气呼呼的说。

「别去啊,陈老师也不是故意的。」

李映梅有点慌张的对我说。

「不去也行啊,你给我敷敷脸,我就不去了。」

我逗着小萝莉。

李映梅脸色红了起来,低下了头没说话。突然她狠狠的捶了我一拳,「你个流氓。」 咬着花缝研磨敏感点,腰下垫个枕头插的更深,手指两两并拢中间分开

我靠,居然被她看到我的尴尬的地方了。我急忙「哎呦」了一声,抱着肚子蹲在地上,「疼死我了。」

「你装什么呢,轻轻一下你都受不了了,是不是男人啊。」

「真疼啊,你打到刚才灭绝师太打过的地方了,哎呦哎呦……」

我在地上装相。

「你是真的啊,对不起啊,我送你上医院吧。」

「没事的,歇一会就应该好了。」

我继续装。

「外面这么热,要不……要不你去我家里歇一会儿吧」「不太好吧,你家里大人会不会说你。」

我心中大乐,早就知道小萝莉的家就在学校附近了,一直没借口去参观。

「没事,我阿姨病了,大人都去医院了。家里面这几天就我一个人。」

「好吧。」

我心里面乐开了花,大灰狼终于有机会吃小白兔了。

李映梅的家很小,两室一厅,家里面家具少的可怜,客厅连沙发都没有。我借口肚子还在疼躺在了里屋小萝莉的床上。小萝莉端了盆热水,拿热毛巾给我敷脸。

「哎呦,太疼了,我一定要去告那个陈老师。」

我没话找话。

「别去啊,我……陈老师人挺好的,真的挺好。」 咬着花缝研磨敏感点,腰下垫个枕头插的更深,手指两两并拢中间分开

小萝莉又开始着急了。

「不告也行,你用嘴对着我脸吹吹,我就不疼了,就不去告了。」

我偷着看了看她胸前鼓起的小小乳房,我不禁舔了舔乾燥的嘴唇。小小的屁股包裹在紧紧的校裤里,更使我恍惚。

我甚至可以想象出她微微隆起的阴阜。可惜她穿着球鞋白袜,使我看不到那双漂亮的小脚。

李映梅红着脸,想了好大一会儿,终于下了决心,说:「你可要说话算数啊。」

我躺在床上,小萝莉俯下身来,嘴唇慢慢靠近我的脸,我眼睛向下看去,看到了她胸前的美丽风景,微微凸出的双丘已经开始发育,挺挺的奶头……

正看的过瘾,突然感觉脸上一凉原来小萝莉不敢睁眼,离我脸老远就停下了动作,胡乱的吹了口气,急忙把身子缩了回去。

「不算不算,吹的什么啊,离我十万八千里。」

我欺负她没睁着眼睛。

小萝莉又屈服了,这次眼睛睁了条小缝,慢慢凑了过来。我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搂住了小萝莉的腰,我把嘴唇印上了她的嘴。哇!好柔软、好温暖的处女之唇啊!

我们温柔的拥吻着,好像嘴唇都熔在一起,不能分开了。李映梅胸口起伏着,我的呼吸也加快了。突然她的嘴唇微微分开,温软的小舌尖轻舔着我的唇。

我也伸出了舌头,一阵清香传入我的口中,原来少女唇膏是草莓味道的。我们的舌头开始交缠着,我贪婪地吸吮着她的舌尖、饮着她的唾液。李映梅和我都开始发出哼声。

李映梅整个人软若无骨,我扶都扶不住,我把她靠在床上,先脱她的袜子校裙,再慢慢解开了上衣。李映梅像喝醉酒似的瘫在床上,任我一件件除去衣裙,两眼水汪汪的半闭,到我褪去她的校裙时,才好像回过神来,羞赧的用手蒙着脸。

小萝莉的乳房不大,乳晕也只有一小圈,乳房正好盈盈一握,大小与身材体型搭配得近乎完美,小小一圈乳晕上,鲜红花蒂般的奶头,更令我爱不释手。在我的双手刺激下,她的奶头毫不害羞的尖挺着,随着我的手抚过,她整个身体就一阵轻颤。

轻吻小萝莉鼻尖的汗珠,一只手停留在奶头,另一手伸入她的两腿间,当我手指碰触小穴时,小萝莉身体猛然颤动,发出大声「嗯……嗯……」

我吓一跳,起身脱去半湿的小裤,李映梅的小穴很美,阴毛柔细,阴道小小缝隙中微现一带嫣红,我移动小萝莉双腿,将阳具靠近小穴,小萝莉嘴里喊着,「哥哥,不要……不要啊……」

女人说不要就是要,我深吸了一口气,准备攻城略地……

突然,从卧室门口处传来了声尖叫,「你们,你们在干什么!」

我和小萝莉抬头望去,发现陈老师正站在卧室门口,狠狠的瞪着我们……

原来陈老师是李映梅的妈妈!我被暴打了一顿,在李映梅给她妈妈下跪求情的情况下,陈老师才没去派出所。但随后的2个月,小萝莉都被看的严严的,首先被调换了座位,然后上下学都被人接送。上辈子毁了我的前程,这辈子又想毁了我的性福,陈玉娟,你等着,两辈子的仇我们一起算,我要反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