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Mywife系列 > 宝贝你太紧尺寸太大进不去,宝贝下次裙子还穿吗,叫出来不然做到你哭

宝贝你太紧尺寸太大进不去,宝贝下次裙子还穿吗,叫出来不然做到你哭

陈玉娟站在那里,感觉头晕目眩的,一时间,脑子里面好像开了锅。自己现在这是在做什么呢?堂堂的名牌大学生,名校的英语老师,现在居然像是菜市场上的萝卜白菜一样,供人随便翻检挑选,选不中居然还有点……失望?自己居然期待被眼前这个岁数不大的年轻人选中。

陪他上床?一边是自己的自尊,一边是桌子上亮的耀眼的钞票,陈玉娟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撕裂了,不知道该飘向何方。

只怪自己当初瞎了眼,居然把这里的妈咪当成了自己的好姐妹,唉。但这些天调教下来,内心深处隐隐约约对自己的身体即将受到某个陌生男人侵犯的事实并不反感,还有点期待?眼前这个男人看起来也不算太讨厌,和他上床估计也不是太难受吧?

脑子里面很乱,眼前的男人好像说了些什么,然后一个小姐恭恭敬敬的走到了男人的身边,一副任君采撷的样子。男人的手放肆的在小姐的乳房上搓弄着,小姐明显的用假声配合着男人的狎玩,突然一声尖叫打断了自己的思绪,原来是男人的手指插入小姐的阴道。等下自己也要被这样玩弄吗?身上不禁燥热起来,脸色也涨红起来。 宝贝你太紧尺寸太大进不去,宝贝下次裙子还穿吗,叫出来不然做到你哭

我放开了眼前这个小姐,“不好意思,你的阴道太松了,皮肤也不好,是被人日弄的太多了吧“。本来以为眼前的小姐会勃然大怒,没想到她却来了句”老板你好眼力好手感啊,我的小骚比就是被人日的太多了,自己都不满意了。最近我正准备去紧紧呢。但下面不紧手头紧啊,老板就赞助几个吧”

我哈哈大笑,对这里的调教师月月很是佩服。随手抓起来一把钱塞入了这个小姐的乳沟,"身子不好不要紧,难得的是你这份服务意识,这个算我给你的特别服务费,去后面领那1000块去吧“小姐喜出望外,在我脸色很很的亲了一口”谢谢老板"又随便淘汰了两个,现场剩下陈玉娟、月月和艺名叫甜甜的聂倩了。看的出来,老师现在更紧张了,脖子也变成了粉红色,两只手不知道往哪里放了。我看了看月月,使了个眼色。
宝贝你太紧尺寸太大进不去,宝贝下次裙子还穿吗,叫出来不然做到你哭-推妹子
我点了聂倩,“你过来让大哥好好检查检查”聂倩也是个浪蹄子,扭着丰满的臀部走了上来,直接做到了我的怀里,“老板,妹子的身子就在这里,随便你”插“看了。”

她把那个“插”字读的特别重,还冲递了个妩媚的眼神。

我抬头看了看,月月明白了我的意思,正在低声和老师低估什么,看起来老师也不是那么紧张了。

我在甜甜身上摸了几把,看那边谈的差不多了,说“你叫什么啊,长的不错啊。”

“我叫甜甜,老板是看中我了吧”我点点头,盘算着怎么调教我的英语老师和未来得岳母大人。我点了一下陈玉娟,”

过来吧“陈玉娟扭扭捏捏的走到我跟前,刚刚正常的脸蛋又红了起来”老板……“我接着房间里面昏暗的灯光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个掉进了陷阱里面的女人。女人的脸型是标准的瓜子脸,细细的柳叶眉,羞涩的眼神和暗红色的性感的嘴唇,很容易的就勾起来男人的欲火。不同于以往上课的时候散发的严厉的眼神,眼睛里面水蒙蒙的一层雾气,神情是怯生生的,好像是受了惊吓的小女孩。从黑发中露出的耳垂已经变得通红,让人真想上去咬上两口。沿着光滑的脖颈向下,高耸的胸脯上明显的有2个凸头,看来是没带奶罩。

我一把拉住陈玉娟的手,“这位大姐,你今年多大岁数了,还在这里混,挺敬业的啊”陈玉娟一下子愣住了,过了一会才说:“老板,我28”我知道陈玉娟今年39了,故意说:“我看你至少4、50了。算了,你的奶子倒挺大的,让我摸摸”我一手揽住了陈玉娟的腰,另一只手摸向了左边的高耸。太饱满了,我忍不住使劲的搓揉起来,另一只手从背后绕到右边的乳房,轻轻的搓弄乳头。

“你挺骚的吗,这么一摸奶头都挺起来了。嗯,手感不错,应该不是弄的假奶子。”

一边品味着老师饱满的乳房,一边评论着。陈玉娟脸涨的通红,不自觉的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声。我故意使劲捏了一下老师的乳头,“哎呦,轻点,轻点啊”我没有理睬陈玉娟,又狠狠的摸了几把,一只手向下伸去,把旗袍捋了起来,一直露出了粉红色的内裤。只见几根乌黑的细毛从内裤蕾丝花边中探出头来,在雪白的大腿的映衬下格外醒目。我一手摁到了内裤的三角区上,使劲挖弄了两下。我半蹲了下来,命令着陈玉娟“把腿张开点“我把内裤向上拽起来,仔细的看着老师的小穴。只见两瓣肥厚的肉唇由于大腿的外张已微微露出一丝裂缝,鲜嫩的小阴唇羞涩的探出半边脸来,丰隆的耻丘上爬满乌黑细长的阴毛,与白晰细腻的大腿成鲜明的对比,一股香水的气味和着妇人下体的骚味扑鼻而来。我把一根手指头伸进去搅了几下。陈玉娟的呻吟声明显大了起来。

“这么你都湿了?真是个骚比啊。嗯,你自己闻闻,这味太冲了。“我把手指伸到了陈玉娟的鼻子边,还促狭的在陈玉娟的鼻子下面抹了一下。陈玉娟明显的被自己的体液刺激到了,羞愧的脸颊发烧。她一直认为自己是个性冷淡,即使以前跟那个死鬼丈夫做爱的时候,都需要反覆的做足前戏才能稍微湿润,而且从未在清醒时体验过高潮。想不到被这个年轻人稍微爱抚几下就这么快的进入状态。自己体液的味道当然自己清楚,但没想到在这种情况被自己品尝。自己真的堕落了吗,钱的魔力真的怎么大吗。

我突然站了起来,“你到底被多少人操过,怎么骚比里面这么松啊”陈玉娟脸色一下煞白。刚才进门的时候芳姐也说了,如果今天接客还不成功,以后要让自己去做站街女了,那个罪可不是人受的。很有可能被一帮的农民工操弄,那帮农民工几个月不洗澡,生殖器上的味能把人熏晕,性欲还特别强。忍了几个月的欲望一次发泄出来,很少有女人能受得了。那帮农民工的心理就是:反正不是自己老婆,并且自己还花了大价钱,不弄个够本可亏死了。月月曾说过一个为农民工服务过的小姐的惨状,阴道哪里整整肿了好几天。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沦落到那种地步。

“老板,我的……不松啊,之前只有一个人弄过,不信你在试试?” 宝贝你太紧尺寸太大进不去,宝贝下次裙子还穿吗,叫出来不然做到你哭

见我脸色没什么表情,好像不感兴趣似的,陈玉娟真急了。这回她忘记了自尊,自己把旗袍卷了起来,把内裤往下面扯了扯,把臀部往前面挺了挺。

我看到老师这个德行,禁不住要乐。我把手指头伸进了老师的穴里面,刚想抽出来,只见陈玉娟大腿一紧,把我的手指头夹的紧紧的。我顺势又在老师的阴道里面戳了两下。

“嗯,挺紧的。那你就留下吧。你叫什么啊”“老板叫我阿雪好了”陈玉娟脸上露出一丝喜色,暂时可以摆脱站街女的命运了吧。

我找了个借口把月月打发了出去,屋里就剩下聂倩和陈玉娟了。

我让两个美女坐在我身边,左拥右抱。右边陈玉娟的乳房硕大,左边聂倩的乳房弹性良好,小巧但坚挺。我边玩边说:“只要今晚你们伺候大爷我满意了,桌子上的钱全是你们2个的了。”

聂倩发出一声喜悦的尖叫,桌子上的钱至少有4、5万,两个人分能顶上自己干上好几个月的了。那个时候小姐出台一次不过2-300块钱。陈玉娟也脸露喜色。

“不过,钱不是那么好挣的。标准就一个,让我满意。我一次不满意,就从中间拿出来5千块啊。你们能行吗?""怎么不行啊,不就是让老板你快乐吗,我们2个身子今天晚上就是你的了。”

聂倩说。

“你怎么不说话啊,阿雪?你表个态啊。”

“我也行,随便你玩吧”陈玉娟嘴里艰难的吐出了几个字。 宝贝你太紧尺寸太大进不去,宝贝下次裙子还穿吗,叫出来不然做到你哭

“好吧。我不喜欢你们身上穿的旗袍,你们先去里面的套间换换衣服,换1号柜子里面的衣服吧”等了一小会儿,两个女人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两套米黄色碎花布的连衣裙,裙角很短,勉强能够掩盖住女人的臀部,行走之间,白色的蕾丝内裤若隐若现。前胸开口很低,能够明显看到黑色的蕾丝奶罩。聂倩今年17岁,乳房小巧,乳沟不太明显,陈玉娟的乳沟就很惹眼了。

我让两个女人站在我面前,端详了半天。然后对她们说:“甜甜、阿雪,真的很漂亮啊。来,一个来给我吹箫,一个跳脱衣舞,你们自己商量下怎么分工,那个做不好可要扣钱的啊”两个女人对望了一眼,小声嘀咕了几句。我也把身上的衣服都脱了,就剩下内裤。

聂倩走了上来,“老板,阿雪身材好,让她给你跳舞看吧,我来伺候你。”

聂倩跪在地上,用脸郏在我内裤隆起的地方磨擦,我感觉血液从身体的各处聚集到下体,似乎能感觉到女人火热的呼吸。我在聂倩的发间抚摸,“舒服。”

聂倩妩媚一笑,小手拽住我内裤的两头脱下,我的鸡巴怒涨着,斜斜指向天空。聂倩伸舌在肉茎顶端轻舔,撩拨着我的情欲。

陈玉娟开始慢慢的转动身体,手不停的在自己身上抚摸,但对重点部位都是一掠而过。

“你怎么搞的,手往哪里摸啊,摸你的奶子、屁股和裆部啊,节奏再快点”陈玉娟无奈,一只手伸向自己的小腹,一只手伸向自己的乳房。乳房在手指的作用下变幻着形状。裙角也随着手的抚弄不时的将内裤露了出来。”右手再使点劲,对,把裙子撩上去啊。“”哎哎哎,别只顾摸左边的奶子,右边的奶子该有意见了“我看着陈玉娟的并不怎么样的表演,嘴里面胡乱评论着,忽觉肉茎一热,感觉进入了女人温暖的口中,女人的双唇紧裹在龟头的下方,舌尖在灵巧的舔弄着肉茎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