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Mywife系列 > 白沽的故事之美红篇,白洁东子在楼上假结婚

白沽的故事之美红篇,白洁东子在楼上假结婚

听东子说她不干啊?看来这小妮子还是有很多秘密的。孙倩的脸上浮现出了一种难以捉摸的表情,有嫉妒有阴冷有淡漠……
昏昏沉沉的躺了一上午的白洁,下午两点多才醒过来,电话响了好几次,她也不想接,拿出电话,两个是陈三打来的一个是王申打来的,还有老七的几个信息,一如既往的在道歉哀求,白洁头两天看着老七的短信觉得是心痛,觉得自己怎么这么愚蠢会爱上了这么个人。
可今天看到这个短信,白洁心里却没有了心痛的感觉,只是感觉到可笑,感觉在看一个傻子一样的可笑,感觉自己被当做一个傻子一样的可笑,看着自己被人干不敢说什么,之后来哀求自己,还不就是舍不得自己的身体,以为自己那么好骗吗?自己不好骗吗?
看着陈三打来的电话,白洁心里就是一种恨,一种心里深处发出的恨,可是想了想,陈三的电话还是得回,这不是老七,这不是高义,这是一个没有原则,没有忌讳的流氓,这是一个敢于在大庭广众之下就强奸自己的流氓,如果自己就这么离开他,她相信他都敢在喝多了酒之后闯入自己家里强奸自己,那自己还怎么活?
白洁拿起电话,平静了呼吸,拨通了陈三的电话:“嗯,打电话了?”
“哦,早晨着急有事,看你们都睡觉呢,就没打扰你。”
“没事,我打车回来的。”
“啊,没事,我就是接受不了这个,嗯,行,回来了,在那屋呢。嗯,再这样再不理你了,咋不疼呢?你试试?好了,拜!嗯,老公!”挂了电话,白洁忽然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变化,心里恨死了陈三,也很怕陈三,自己却还能在电话里跟他打情骂俏的撒娇,最后还在陈三的要求下叫了声老公,脸都不在发烧。
白沽的故事之美红篇,白洁东子在楼上假结婚-推妹子
拨通了王申的电话,还没有通,白洁的眼泪就开始掉下来,电话刚通就急急的叫了声老公,当听出那边是老公公的时候,白洁脸真的红了,王申已经坐车往家里来了,白洁放了电话,心里竟然很急的想见自己的老公。
下午有些心急如焚的王申回到了家,刚开门进屋,没有换下衣服,从卧室里出来的白洁抱住王申,泪水不由得就打湿了王申的肩头,看着哭的这么伤心的白洁,王申的眼睛也湿润了,他以为几天的分离让白洁很想念自己,很担心自己会离开她,一切的一切让他回来的时候白洁真情流露。
“没事的,没事的,我回来了,我们以后都好好的!”王申安慰着白洁,把白洁哄到床上躺下,白洁又哭了一会儿就又睡着了。
王申开始收拾屋子,在要去倒卫生间的纸篓里的时候,王申发现在几团用过的卫生纸,下面有着黑色的丝袜好像还有条内裤扔在里面。
王申的心里一颤,一种下意识的心理,让王申把内裤和丝袜从纸篓里掏了出来。
王申的心瞬间沉了下去,一股失望的,特别的酸溜溜的感觉在心头涌起,黑色的丝袜从裆部是撕开的,还有着几片污渍,白色的精液污渍;淡蓝色的丝质内裤,在包裹阴部位置的蓝色丝缎内侧是干涸了的污渍也是精液的污渍。
王申知道,在自己回来之前白洁再一次躺在了男人的身子底下,娇嫩的下身又一次承受了男人精液的浇灌,而且看起来还很激烈……
王申几乎一夜没有睡,心里一直乱纷纷的在想事情,父亲的话和白洁的行为不断的交织在他的心头,何去何从其实对他来说是没有选择的,在白洁没有离开他的情况下,他是不可能离开白洁的。
可是,这样的滋味也让王申无法承受,忍耐是王申现在首要的选择,慢慢让自己强大起来是能让白洁回到自己身边的唯一办法,忽然想起来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话,无论自己做错了什么,无论要面对什么样的羞辱和无奈,终究是要面对的,也许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心就静了,王申在清晨的阳光浮起的时候,嘴角有了一丝苦笑般的笑意……
咖啡语茶的角落,白色的针织外套,蓝色的紧身直板牛仔裤,黑色的长发不在是笔直顺滑,而是在齐肩的部分卷曲了精致的大弯,配合着白洁精致柔美的脸蛋,一种少妇诱人的韵味油然而生,让坐在对面的张敏都不由得心生赞叹。
张敏一身米黄色的套装,柔软贴身的长裤下是黑色的高跟鞋,头发剪成了刚过耳根的那种精致的发型,衬托着两个大大的环形耳环,性感而又不失稳重,两人都没有说话,已经沉默了半天,一切缘起于三天前的那个近乎疯狂的夜里……
*** *** *** ***
从上次王申回来之后,白洁收敛了很多。
王申更加的体贴,而且没有了头几天那种好像很压抑的感觉,好像轻松了下来,两个人度过了一段很平淡温馨的日子,但是在这段时间里,白洁仍然没有断绝了和男人的联系,同样也不敢也无法摆脱陈三的纠缠,只是在陈三有时候找她的时候,一边和他亲热的聊着一边以各种理由拒绝出去和他开房,睡觉。
老七的信息还是会不断的来,白洁也给他回了几个,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就不要再纠结了。
和王申做了几次爱,但是都没有高潮,白洁感觉很没有感觉,有时候很舒服很舒服,但是离高潮就差那么一点就上不去,王申就结束了,每当这个时候,白洁总会不由自主的想起,其他的男人在自己身上的感觉,那种刺激兴奋和高潮。
于是,在去教育局开会的时候,她不由自主的找了高义,心里一边有一种想找机会依靠他摆脱陈三的想法,也有一种真的想了的感觉。
她第一次主动找了高义,在宾馆里跟高义度过了三个小时,在高义的要求下第二次给男人做了口交,高义也不负所托的让她享受到了高潮的感觉,只是她一直没有机会能把陈三的事情说出口,只好等有机会的时候再说了。
直到三天前的下午,还有一个小时才下班的时候,陈三硬是把她从学校接出来,她知道如果她不出来的话,陈三真的会开车进学校找她的,无奈中她和陈三来到了市里一个很高档的娱乐会所,在那个宫殿一样的包房里,看到了几个她熟悉和不熟悉的人。
沙发上,正对着音响的中间位置,是一个很瘦眼睛不大,但是给人很有精神的感觉的男人,一身休闲的西装,而他旁边的女人是她再熟悉不过的,也是她不想见,也没想到能见到的女人。
张敏,一身藏蓝色的缎料西装套裙,衬衫在里面翻出白色的衣领在外面,前胸的衣襟里面衬衫的扣子都是敞开的,雪白深深的乳沟下,露出一抹胸罩的紫色蕾丝花边,刚盖过屁股的短短的窄裙下,两条修长的美腿裹着黑色的丝袜,此时正交叠着跷着,脚上即使现在天有些冷了,还是穿着黑色浅口高跟露趾的凉鞋,此时也正惊诧的看着走进来的白洁。
白洁一下愣住了,还是张敏反应快,站起来,跨着白洁的胳膊,把她拉到了沙发上坐着,手里捏了捏白洁的胳膊,一边看着白洁身边的陈三,一边道:“哎呦,三哥,给我老公介绍介绍这位大美女啊,看我老公的眼睛都直了。”
陈三得意的笑了笑:“媳妇,这个是四海经贸的赵总,这位是赵总的……”
陈三的话没有说完,张敏已经娇笑的对着白洁,说:“我是赵总的媳妇,张敏,你好。”
张敏的话中着重了媳妇两个字,白洁已经反映过来了,明白了张敏提醒她的意思,有些感激的冲张敏笑了笑:“你好,赵总,嫂子,我叫白洁,不好意思来晚了。”说着话,又回头看着陈三说:“老公,还有这么多客人呢,给我介绍介绍啊。”
白洁眼角扫过一圈,不由得心里有些苦笑,赵总的旁边坐着的是,老二和千千,另一侧沙发的边上,竟然是东子和孙倩,这屋里除了赵总恐怕都可以是自己老公了。
此时,一头细卷发的孙倩,黑色紧身皮裤,红色的细绒紧身高领毛衣,裹着丰满的上身,旁边的衣架上,挂着一件黑色的小皮夹克,脚上也是一双高跟的黑色凉鞋,不过前面不露脚趾的,黑色的丝袜不知道是裤袜还是短袜,正一脸坏笑的看着白洁说:“三哥,把嫂子给我们介绍介绍啊,看嫂子的身段,三哥挺有艳福啊。”
陈三还没有说话,白洁已经过去,掐住了她的胳膊。
“你的嫂子?是不是,嗯?弟妹。”
孙倩继续跟白洁手扯着,话里有话的说道:“弟妹?不对吧,东子是你弟弟吗?”看白洁的眼神有些着急,又捞回来说:“应该叫姐夫,我可是比你大,不吃你的亏。”
东子接着话说:“那我跟三哥不是成了连襟了,哈哈。”旁边的孙倩和白洁心里都在想着,靠,还是一个眼的连襟呢。
千千跟老二也跟白洁打过招呼,老二更是眼馋的看着白洁米黄色的大鸡心领长袖紧身针织衫里面,包裹着的丰满高挺的乳房,下身一条米色的过膝裙,肉色的丝袜,浅白色的高跟鞋,整个人素雅淡静,披肩的长发卷了几个大大的弯垂在肩头,更显几分妩媚柔美。
今天是陈三托人找到赵总,想跟赵总合作在城里搞一个ktv,请赵总出来娱乐娱乐,刚好老二的大哥和赵总关系相当不错,于是就传了这么一个饭局。
很快旁边的饭桌上就摆满了酒菜,借着上卫生间的功夫,张敏没有问白洁为什么会和陈三在一起,只是说了一句话和白洁:“既然来了,就放开了玩,什么都别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