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Mywife系列 > 郑部长看着沙发上的白洁,白洁与郑部长同人续写,白洁完整版郑部长

郑部长看着沙发上的白洁,白洁与郑部长同人续写,白洁完整版郑部长

白洁痛得惨叫一声,身子往前一缩,但随即被福伯抱着屁股拉了回来,大肉棒更加有力地插着她的蜜穴。淫水顺着两人的大腿在躺椅上流了一片,肉洞周围的阴毛也被淫液粘得一塌糊涂。经过这么激烈的性交,嫩嫩的阴唇都有些红肿了。
福伯又伸手探到白洁的肉穴边,用拇指和食指捏弄白洁的小阴蒂,他捏得好大力,白洁痛得再次惨叫。但痛过之后,更加强烈的快感却不断地冲击着她。
“来,把小屁眼张开,让伯伯插一下!”老头越干越来劲,伸手去抠白洁的屁眼。
“不要啊,不要,那里太小了,我怕你的大鸡巴把屁眼插破了。”白洁吓的连连拒绝。福伯的手指卷弄着白洁粘湿的阴毛,他猛一用力,已经从白洁的阴唇边拔下了几根,措不及防的白洁痛得更加大声地惨叫起来。
福伯生气地使劲在白洁的屁股上打了几巴掌,白洁又羞又急,两只眼眶中满是泪水。
“福伯……啊……啊……唔……唔……不要……打了……是人家……不好……小洁……现在给……你放松……屁眼儿……你……插吧……唔……唔……唔……”白洁说完,屁眼儿旁的褶皱果然慢慢地舒缓了开来,而福伯经过唾液润滑的手指,也开始缓缓地插入。白洁猛一提肛,福伯的整根手指没入了白洁的屁眼儿里。
“唔……”白洁嘴里一声娇吟。
“怎么样?有什么感觉?”
“嗯……里面……好胀……像……像有‘那个’一样。”
“那个是什么?是不是大便啊?你可不要拉出来呦!”
伴着肉棒的抽插,福伯的手指也开始在屁眼儿里一抽一送。
“嗯……哦……哦哦……唔……福伯……屁眼儿……好难受……要出来了……啊……啊……”
“不要怕!那是手指!”
郑部长看着沙发上的白洁,白洁与郑部长同人续写,白洁完整版郑部长-推妹子
福伯手指的抽插渐渐加快,而大肉棒也更加迅猛地干着小穴。
白洁的呻吟里带着哭腔,双重的刺激几令她不能自持。她浑身被快感包围着酥软得连一丝力气也没有了。两只手臂软软地斜趴在椅背上。
福伯忽然慢慢地从白洁的屁眼儿里抽出手指,手指上沾了一些粘粘的黄液。
他把肉棒也抽了出来,脱却刺激的白洁有些惊慌失措,身体里的闷骚已如山洪般爆发,再加上淫药的催持,白洁现在已是淫欲难当,什么羞耻也忘了。
福伯抱起白洁翻了个身,他的大肉棒上粘连着白洁骚穴里的淫水,他把白洁的两条腿架在臂弯里,使白洁的大屁股离开了椅子。
“来,小骚货,用手把大鸡巴插进你的骚穴!”
“嗯……福伯……你好坏……还要……逗……人家!”
“好,你不插,福伯的大鸡巴可不干你喽!”说着,福伯作势要放下白洁的腿。
“啊……哦……不要……妹妹不……要大……大鸡巴……哥哥走……”
“那就插啊!”
白洁抖颤着伸出手,握住了福伯的大鸡巴。福伯故意将肉棒在她的手里耸动几下,吓得她险些将大肉棒脱手。
白洁手握大肉棒,慢慢的靠近自己的蜜穴,她腾出一只手,掰开了自己的屄眼儿,往大鸡巴上套去。
福伯未待她套实,大肉棒一挺,“滋”的一声,鸡巴已深深地干进了白洁的骚穴。大鸡巴“扑滋,扑滋”地顶着白洁的嫩穴,淫水又从交合处汩汩地溢了出来。
福伯抓着白洁的手,让她自己左右掰开两片唇肉。阴蒂整个凸了出来,大鸡巴在蜜穴抽插的情景,赤裸裸地出现在白洁的眼前。
白洁舒爽得大声淫叫:“啊……啊……大鸡巴!!妹妹……小穴……要烂了,哥哥……好狠……福伯……亲爸爸……你要干死……啊……啊……你的……女儿……”福伯听到白洁竟然叫他爸爸,当真是淫火更炽,他的鸡巴更加重重地撞击着白洁的花蕊。他喘呼呼地说:“好!爸的乖……女儿……爸爸……把你的骚穴喂……喂……得饱饱的……让你的骚屄……就想爸爸……爸爸的大鸡巴……”
“哦……哦……爸爸……你……大鸡巴……好厉害……啊……女儿的……小穴……是你的啊……你用力插……插爆它……女儿……爱爸爸……爱爸爸的……大鸡巴啊……大鸡巴操死女儿……哦……哦……啊……女儿要……飞了……啊……唔……唔……唔……女儿……泄了……”白洁的呻吟里带着哭腔,整个人被淫糜的欲火烧得丧失了理智。她的身体忽起了一阵痉挛,肉穴把福伯的大肉棒夹得更紧。
福伯的嘴里也是“哦……哦……”连声,大龟头突然被一股暖热的湿潮冲击包围在白洁抽搐不止的阴腔里。
他咬着牙,又狂猛地抽插了十几下,终于在“哦……哦……”连声中,将那罪恶的人种都射进了白洁的子宫里。
性交后的白洁软瘫在椅子上,汩汩的淫水混着精水,从她肉穴里不断地流出来,她风情万种地扫了一眼福伯,懒懒地说:“人家要为你怀上小宝宝了。”
福伯嘿嘿地笑着说:“怀孕了更好,以后我就天天有鲜奶喝了!”
“嗯……福伯你好讨厌……这么恶心你也说。”
“呵呵……刚才是谁啊……啊……的叫爸爸呢!现在小骚妇受不了了。你是不是一直想让你爸爸干你呀?”
“嗯……福伯好坏……坏爸爸……我小时候就被我爸爸操过了。”白洁的声音低得像虫鸣蚊呐一样,无意说出来的事实令她小脸羞红,脸上更是娇羞无限。
“哈哈,原来你爸爸喜欢操女儿的小屄呀……来,爸爸的乖女儿,帮爸爸把大肉棒舔干净。”
福伯从白洁的骚穴里拔出鸡巴,伸向了白洁的小嘴。“那王申的爸爸,你的公公有没有操过你呀,呵呵……”
“嗯,”白洁下意识的应了声,突然觉得不对:“不,不,没有,没有……”可是她慌乱的表情无情的出卖了她。
“哈哈,想不到呀,你的两个爸爸都操过你了,今天我是你的第三个爸爸。来把爸爸的大鸡巴舔干净!”
鸡巴上粘糊糊的,沾满了两人放纵后的精液和淫水,白洁还从来没有为王申口交过,但是,此刻,只见她微微地伸出香软的小舌头,舔弄起了福伯那粗长的大阳具。
“哦……哦……”福伯的嘴里传出一阵舒爽的呻吟……

第07章 新妻风流(中)
下班以后,王申在院子里遇到了福伯,老家伙有些古怪的对着王申呲着牙笑。
王申莫名其妙,也向他笑笑。
白洁已准备了丰富的午餐,她今天显得神采飞扬,脸上红扑扑的。把王申服侍的简直有些受宠若惊了,而她自己却连饭也没吃几口,就一个人躲到厨房去了。
王申暗暗纳罕,就算是王申一个人布置完了整个家,她也不用这么扭扭捏捏啊。这女人的心还真是难以琢磨。难道?王申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这才搬来第二天呀,不会吧,王申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这几天王申一直在想偷偷的看看怎么回事,可是一直要上班,每次回家看看白结娇羞的样子,他总觉得不大对劲。过了几天,这天白洁上午有课,王申下午没事,但是他跟白洁说自己有课。
白洁有个午睡的习惯,中午吃过饭她又照常穿着一件薄裙子,躺在睡着了。
这次王申在白洁睡觉之前告诉她说,自己下午上班。看看快到上班时间,王申出了院子拐了一圈来到他两住的房子后面,他特意没关窗户。
“别……别弄……人家还在睡呢。”王申还没站好位置偷看,已经听见白洁微弱的声音。王申忙把眼睛对准空隙看过去,一个男人站在床前,不是福伯是谁。
原来福伯一看见王申走了,立刻就溜了进来。福伯用手拉起白洁那个又薄又短的裙子,她是曲膝侧睡着,他的粗手就放在她两腿之间,手指挤在她内裤上,刚好是小穴的位置上。白洁还以为是王申在弄她,眼睛也没睁开,只是伸手推一推他的手。
福伯又是施以禄山之爪,再次向白洁的两腿之间偷袭,这次不但按在她内裤那位置上,而且向里面一挤,刚好是她的小蜜洞,内裤凹了进去。
白洁这次就睁开了眼睛,回过头看见是福伯,吓得叫起来:“你……你……为甚麽又来弄我……快走……不要……不要再弄我……”但声音越来越小,她的小穴被福伯的手指逗弄着,全身酥酥麻麻,根本没有力气抵抗。福伯对王申白洁真得很了解,知道她的小穴被进攻之後,就反抗不了。
这时福伯见她还要挣扎,就突然把她的内裤边勾开,把她那稀松阴毛的两片阴唇暴露出来,然後就用手指直接向她的两片阴唇之间按上去,挤进去。
“啊……不要……王申他……”白洁给他调戏得娇喘连连,还话也差一点说不出来。
“你那个宝贝老公已经走了,嘿嘿嘿。”福伯露出垂涎白洁美色那种猥琐的样子。他这时把白洁的那件连衣裙一下子扯到胸脯上去,她午睡的时候没戴上乳罩,这下子便宜了他,两个本来只能给王申享用的大奶子抖露了出来,那身白嫩嫩娇滴滴的胴体也全露了出来,就像刚从海里被钓起来的美人鱼那样。
白洁挣扎着娇叫着说:“福伯……你太坏了……每次等我老公不在时……你都来欺负人家!……你不怕人家大叫吗?”
妈的,福伯甚麽每次都欺负她?以前已经欺负她很多次了吗?王申吓了一跳。
福伯嘿嘿淫笑说:“你不是喜欢我欺负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