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Mywife系列 > 我的小娇妻h 阅读,我的小娇妻霍叶晨,偏爱我的娇c小娇妻半糖

我的小娇妻h 阅读,我的小娇妻霍叶晨,偏爱我的娇c小娇妻半糖

今天上午,我和妻子在民政局碰了个头,事情都已经摆弄清楚了。离婚。
说实话,我对妻子的感情并不是很深,虽然我们已经在一起了七年,儿子都五岁了。妻子说实话算是个不错的女人,出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唯一让我不怎么满意的是,她进不了卧房,原因不在他,在我。
我可能是个同性恋,对着女人虽然也勉强硬的起来,但是就跟男人普通的发泄一样,没什么特别的快感,经常久久都不肯射,要强迫自己意淫自己在干的男孩子才肯交代。这个性向问题是我婚后才发生的,我不是个混球,自问在婚姻期间没有做过对不起妻子的事情,除了……
妻子对我也是不满意的,她感觉到我每次床事的敷衍,本来都有了孩子,两个人的性生活并不少特别的重要,所以她除了内心有点不满,也没有为了这个事情想离婚,直到她遇到了真正的对她有性趣的男人。
好吧,我被戴绿帽子了。被背叛的屈辱感,是个男人都不会没有,可是说实话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严重,我唯一特别特别郁闷的是,妻子离婚后,可能以后要见到她的表弟,就有点困难了。
妻弟和妻子,哦现在应该称作为前妻了,他们的感情特别好,表弟比前妻小了七岁,几乎是前妻照顾长大的,现在正在我们家附近一所寄宿制学校读书,课程不是很紧,所以经常会来我们家帮我们照顾儿子。
儿子也和表舅特别投缘,才五岁大的年纪,就会自己用他妈妈或者我的手提电话给表舅打电话依依呀呀的嚷着让表舅给他买巧克力。
第一眼,我就特别喜欢这个清清爽爽,秀秀气气的男孩子。以一个gay的眼光来看,妻弟长的有点太过秀气了。170差一点点的个头,清瘦的身材,五官是长的尤其的漂亮,眼睛里总是含着水汽,嘴唇没有一般糙老爷子那样起皮开裂,总是水水的,看上去肉肉的。他的皮肤也比一般男人的好太多了,我甚至觉得白 皙如玉,吹弹可破这些字就是为他量身定做的。这孩子还尤其爱脸红,随便跟他开句玩笑,白皙的小脸就会泛出粉红色,我觉得他甚至比女孩子还羞涩内向。
表弟最好最好的地方,是他挺翘的屁股。屁股不小,至少以他的身材比例来看,几乎所有的肉都长到了屁股上,他却还爱穿紧身的牛仔裤,把臀型毫无遗漏地展示出来。我每次看到他在洗碗台上洗碗的样子,脑子里抑制不住地幻想把他压在那里使劲地揉他的屁股,直到把他的小穴揉开,然后我就干进去,把他压在洗手台上狠狠地干射出来。那终归只能是想想。表弟还是个孩子,何况,他是前妻正正经经的亲人,是儿子的表舅,我再禽兽也不会这么吃了窝边草。
越是压抑的欲望越是会以另外一种形式爆发,虽然我表面是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但是妻弟成了我每次做爱的幻想对象,只要想着他,我的大鸡巴就会硬的要爆炸,我恨不得他是个拍gv的,这样我可以看着视频中的他被男人干,然后把我的精液射在屏幕上,射在他脸上。
我的小娇妻h 阅读,我的小娇妻霍叶晨,偏爱我的娇c小娇妻半糖-推妹子
现在我离婚了,孩子归他妈妈,怎么想,妻弟都没有可能性会常来吧?再说他要高考了,平时也会很忙。
外面风雨大作,郁闷地一瓶又一瓶啤酒喝着,儿子已经被我哄睡了,他妈妈这两天出差,回来后就接他,顺便把家里的东西收拾一下,这意味着我又将恢复单身汉的生活,不过这也没有什么不好,祸害无辜的女人,我也不是完全没有愧疚感的。
突然,门发出了钥匙插入旋转的声音,我看看钟,都晚上10点了,谁会来?还有我家的钥匙?妻子难道不是应该在广州出差么?
不用我猜了,门口站着被雨水打湿不少的表弟,重重地喘着气,可能是爬了五楼上来的,手里还拎着一把湿透的伞。
“姐夫……我担心你……所以……所以来看看你。”我脑子里轰的一下,有跟弦断了。
1(下)
我连忙拿了干毛巾给表弟擦湿漉漉的头发,表弟就像一只被打湿的小猫一样,乖乖地让我擦拭他的头发,不知道是出于私心还是别的(当然是出于私心啦),擦完了头发,我接着给他擦湿掉的衣服。衣服的情况并不是很严重,可是那雨好死不死的光打在性感的地方,让我不禁怀疑是不是故意的。
表弟穿了一件格子衬衫一条牛仔裤,不消说,前胸处因为湿掉的关系,两颗漂亮的小乳头若隐若现地贴在衣服上,漂亮的臀部因为被牛仔裤紧包着,我用毛巾擦过的时候,清晰地感受到他的弹性和体贴。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心中默念阿弥陀佛。
“姐夫,不用擦了……差不多干了。”妻弟把我按压在他臀部的手挪开,脸微微的红了,好像有点尴尬。不过这种尴尬很快就在看到满地的酒罐后,消失殆尽了。
“姐夫,你是不是很难过……对不起,姐姐做出这种事情……”我感觉他都要哭了,特别内疚的样子。
“傻孩子,来这边坐下,陪姐夫喝一杯。”我半搂着他往沙发上一坐,开了瓶啤酒给他:“你也快成年了,姐夫不算是诱拐未成年喝酒吧?”
“恩……快成年了呢……”表弟的声音糯糯的,接过酒,喝了第一口就不小心呛到了,我赶忙拿过啤酒瓶,轻轻地帮他拍打后背。
“怎么连酒也不会喝?”他的脸都咳红了,不自然地喘气着,不时伸出小舌头舔着嘴角溢出来的啤酒。我不自觉地坐开一点,因为很明显地感觉到,下面硬了。
“唔……以前没怎么喝过。”表弟恢复正常了,脸色却没有,还保持着红润的,让人想啃一口的姿色。
“不是吧?那么大的男孩子连酒也没喝过?那上过女人么?”我开玩笑地问道,就是想看他脸红的俏模样。
“没!当然没有过!”表弟有点着急,像是处女在表清白一样,真有意思。
“那……自・慰过没有,自己有没有摸过自己,恩?”我忍不住伸出了咸猪手,覆上了他软软的裤头上。
“姐夫你做什么……”他红着脸想扭开,却不及我力气大,我也没客气,拉过他的手也覆上我的,道:“这有什么,大不了姐夫的也给你摸。”
他惊呼着想缩回手,哪有那么容易,我干脆把他抱坐在我的身上,亲了他一下脸蛋。
“姐夫喜欢你,别拒绝姐夫,给姐夫摸摸好不好。”
他有点犹豫,有点惊慌,放在我鸡巴上的手甚至是颤抖的。看来真的没什么经验,难道连自・慰都没有过么?
“姐夫很痛苦,求求你了,小杰……”我使出杀手锏,这个男孩子心特别软,非常的温顺,我打赌他不会拒绝我。
“我……我做不好……”表弟轻轻地呢喃了一句,我却敏锐地捕捉到了。
“做不好没关系,姐夫教你。”说着,我便拉开了睡裤的前襟,让我硕大的小兄弟真真正正地感受到了朝思暮想的小手。
“恩……姐夫的好大,怎么那么烫……”表弟似乎被吓到了,可是也没有再收手,真是个好孩子。
“因为摸我的是你啊,所以才那么大那么烫,你好好地帮姐夫摸摸,姐夫也帮你摸摸。”礼尚往来,我也解开了他的前襟,他的阴茎当然没有我的大,但是也微微的勃起了。我心情大好,看来这小表弟也是个骚货,被男人一摸就硬,不知道操起来怎么样?哦我都迫不及待的想帮他开苞了!
我们一言不发,互相套弄了起来。他的目光很快迷离了,重重地喘着气,柔柔地抚慰我的肉棒也接受着我的揉弄。我忍不住轻轻地含住了他的嘴唇,没有一丝犹豫就长驱直入,搅着他香软的小舌头一阵狠吸带舔。
“啊啊……”表弟从来没被人这么吻过的样子,受不了地推开我,底下竟然没多久就射出了精液。
精液不巧射到了浅黄的沙发靠背上,表弟好像很羞耻,刚缓过气了拼命地道歉:“姐夫对不起,恩……把你的沙发弄脏了。”
“傻宝贝儿,沙发弄脏是小事,你爽了,姐夫还硬着呢,你说怎么办?”
他似乎刚刚记起来自己还揉着我的肉棒,一下子不知所措了。
“光顾着自己爽可不是好孩子哦。你先把刚才射在沙发上的舔了,不然明天不好洗。”我把他翻过身来,屁股高翘地对着我,趴在沙发上,迎头就是刚射出的精液。
“姐夫……真的要……舔嘛?”他望着淫靡的精液,有点不敢置信自己居然要做出那么淫荡的事情吧。
“当然了,姐夫不是一直教你自己做的事情自己要负责的吗?”看到他凑上前,伸出小舌尖一口口地舔舐自己射出的精液,我的底下都感觉要爆炸了,乘着他不备,一下拉下了包裹着翘臀的牛仔裤。白花花的臀部这就暴露在了空气中,暴露在了我的眼前。
2(上)
“啊……姐夫怎么……脱我的裤子……”屁股上肯定感觉凉飕飕的吧,漂亮挺翘的白屁股紧张地想往回缩,但是我哪能允许,用手固定住了他的腰,就低下头,轻轻地咬了这个让我爱不释手的臀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