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Mywife系列 > 攻受边走边做嗤滋嗯啊,手指在里面弄得滋滋响,腰下垫个枕头插的更深

攻受边走边做嗤滋嗯啊,手指在里面弄得滋滋响,腰下垫个枕头插的更深

一直到蓝雨寒和他在一起几天,电脑碰都没碰过之后,他才从这种巨大的惊喜中回过神来。

祁阳总觉得,以前他们在一起,除了抱着电脑就没干过别的,于是他在网上特地搜了一些“情侣必去地点”,带蓝雨寒去逛。

祁阳带着蓝雨寒玩遍了市内所有好玩的地方,连祁姝都劝他悠着点儿,秀恩爱分得快,可他看着蓝雨寒的笑容,就恨不得把全世界的好东西都捧到她面前,这点儿程度怎么够呢?

他还准备了出国游的计划,正打算以后带蓝雨寒去给她买漂亮小裙子的时候,蓝雨寒突然倒在地上,呼吸急促,脸色煞白。

祁阳猛然就慌了,忙问:“寒寒,你哪里不舒服?”

蓝雨寒忍着痛苦皱着眉,含着泪光看向他,让他的心都要碎了。

“祁阳……我……”

他赶紧抱这她去了医院,一路上,他脑海里什么念头都冒了出来。

祁阳突然想起和蓝雨寒初次在现实里见面的时候,她穿着和游戏里一样的蓝裙子,几天都没换。后来他觉得很奇怪,就跟蓝雨寒说:“你很喜欢这条裙子吗?其实我觉得你还可以试试杏色的裙子,你皮肤白,穿着肯定好看。”

但是蓝雨寒羞赧地低下头,说:“我只有这一条裙子。”

那时候祁阳还觉得自己冒犯了她,所以给她买了好几身衣服,现在想起来,好像蓝雨寒从来只穿祁阳给她买的衣服。

后来祁阳听说,有些职业代练是专门帮人打游戏赚钱的,联想到她老是盯着游戏的画面、没有衣服穿的窘境和此时躺在他怀里非常痛苦的样子,他这才想到,她玩游戏,可能是为了赚钱。
攻受边走边做嗤滋嗯啊,手指在里面弄得滋滋响,腰下垫个枕头插的更深-推妹子
所以他以前都干了些什么浑蛋事儿啊?攻受边走边做嗤滋嗯啊,手指在里面弄得滋滋响,腰下垫个枕头插的更深

7.被反劈腿

祁阳无比愧疚地把蓝雨寒放到病床上。蓝雨寒在被护士上呼吸机之前,用最后的力气,死死地攥住他。

“祁阳……你去上一下游戏,杀只怪……”

祁阳快哭出来了,使劲儿安慰她道:“你别怕寒寒,这代练我们不干了!你有什么事儿都可以依靠我,不管什么情况我都会帮你的!”

蓝雨寒依然牢牢地攥住他,死活念叨着:“你去……杀只怪……”

看着蓝雨寒这样坚持,祁阳只好在一众护士“你女朋友都快死了你还记得玩儿游戏,真是个渣男”的鄙视目光中,打开了蓝雨寒的电脑,上了游戏。

一登录,他就觉得这个ID有点儿眼熟。

咦,这不是他的号吗?

自从祁阳和蓝雨寒奔现之后,他的号就没用过了,更没找过代练。然而祁阳还是听蓝雨寒的话,乖乖去杀了眼前的大怪。而且祁阳一看这号的等级,居然比他当初弃号的时候高出了不少。

难道蓝雨寒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一直是在练他的号?

周围响起护士奇异的惊呼声,祁阳闻声看过去,只见病床上刚刚还身体各项指标急速衰减的蓝雨寒啥事儿也没有了,好端端地自己下床了。

她走到祁阳面前,十分淡定地道:“祁阳,我没事儿了,咱们走吧。”攻受边走边做嗤滋嗯啊,手指在里面弄得滋滋响,腰下垫个枕头插的更深

祁阳目瞪口呆地应道:“哦……哦……”

祁阳梦游一般回到家,给祁姝讲了今天的医院惊魂记。祁姝风轻云淡地道:“有什么好奇怪的?早就跟你说了,我嫂子骨骼清奇。”

祁阳还是觉得很奇怪,就想再找个机会找蓝雨寒问清楚。

可他接连几天打电话约她,她都支支吾吾地说自己没有空见他。

祁阳心中突然涌起一股强烈的不安,再一次被蓝雨寒拒绝之后,他干脆开车来到了她经常去的咖啡厅。

隔着玻璃窗,祁阳看见她和一个年轻男子坐在一起,亲密地交谈着什么。想到她自从来到这座城市,除了自己就没有什么亲人朋友,更何况是一个看起来这么帅的男子,祁阳浑身的血液瞬间就往脑袋上冲去。

祁阳带着满身怒火冲进咖啡厅,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到蓝雨寒面前,指着那个男子喊道:“蓝雨寒,你说没空见我,就是为了和他约会吗?难道因为我曾经劈过腿,你也要劈一次吗!”

蓝雨寒慌了,连忙站起来,拉住他的手。

“祁阳你听我解释!”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还好,咖啡厅的经理适时走了过来,化解这种尴尬:“这位‘劈腿先生’,你怎么好意思再来烦这位小姐呢?”

祁阳绝望地望向这位非常富有正义感的经理。

不负众望地,他被再一次被赶了出来。

8.原来你是NPC

这一次,他没有哭。他迎着冷风往前走,幅度很大,动作很慢,终于等来了后面的一声呼唤。

“祁阳,你别走,我还是想和你解释一下!”攻受边走边做嗤滋嗯啊,手指在里面弄得滋滋响,腰下垫个枕头插的更深

祁阳一撩头发,惆怅地转身,目光尽量深情又悲凉,身影尽量落寞而坚强。

“你解释,我听着。”

蓝雨寒走上前来,紧紧地握住他的手,委屈地望着他道:“刚才那个人,是《异世风云》的总监,我这几天不见你,是为了和他谈解约的事。”

“你是《异世风云》的人?”祁阳惊诧道。

蓝雨寒松开了他的手,退后一步。

“准确地来说,我是法则人。”

祁阳茫然。

“在《异世风云》里,每一个区都有对应的法则,而我就是由法则衍生出来的人。只有我存在,游戏世界才能和平地运行下去。而每个区在开发时,在至尊强者出现代替我镇压游戏世界前,都会有不合法则的大怪出现。所以在前段时间,我脱离游戏世界几天后,就有大怪伤害我,直到你杀了那个大怪,我才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