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Mywife系列 > 师尊在我身上横冲直撞,被陌生人里面一撞一撞,恶魔总裁从身后横从直撞

师尊在我身上横冲直撞,被陌生人里面一撞一撞,恶魔总裁从身后横从直撞

好冷呀……

迷迷糊糊之间,苏阮只觉得浑身发抖,上下两排牙齿几乎在打架。

怎么这么冷?身上也很难受,耳边似乎模模糊糊有人在说话,随着苏阮意识回笼,那声音也渐渐清晰起来。

“哼,这死丫头,真会给我找事,冻死了活该!”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只听另一个男人说道:“孩子他娘,玉兰发烧了,真的不找大夫看看?好歹还指着她换钱呢。”
师尊在我身上横冲直撞,被陌生人里面一撞一撞,恶魔总裁从身后横从直撞-男人团番号库
“不找,谁让她想不开跳井的?没淹死她算咱们命好。一会给她盖两套被子发发汗就好了,请什么大夫?我哪有钱?”

男人没说话,听声音是迈步出去了,苏阮这才知道,原来她发烧了,难怪这么难受。

可是不对呀!

她猛然想起,自己不是已经死了吗?跟那些丧尸同归于尽了,怎么还有知觉?而且这又是哪里?

她昏昏沉沉的,觉得身上被压了什么,应该是被子吧,感觉没那么冷了,头脑也清醒多了,一些不属于她的记忆也涌上脑海。

原来她的确是死了,可是又活了,活在了历史上某个封建王朝,一个叫做张玉兰的农村女人身上。

或者说,是一个女孩吧,毕竟张玉兰今年才十五岁,不过这个年代女人十五六岁就嫁人生子了,也算不得小女孩。

张玉兰的父亲张满堂,一共有四个孩子,三个儿子一个女儿,今年大儿子有人给说媒,为了凑聘礼,也为了以后生活能过得更好一些,他把二女儿卖给了邻乡的孙屠户做填房。

在这个重男轻女的时代,女孩子一生下来就已经注定了命运。

如果是其他本分人家,也许会把女儿许配给一个门当户对的人家,过普通的日子。但张家不一样,他们就指望这个女儿能多收点聘礼呢。

这十里八乡都是农户,谁又能有多少银钱呢,凑巧孙屠户出得钱最多,自然而然也就成了这门亲事。

家里人见钱眼开,张玉兰则不然。那个孙屠户今年都四十多了,而且为人暴虐,先头两个老婆都是被他生生打死的,她嫁过去就是第三个。

这都不说,张玉兰心里装了一个人,是本村铁匠炉的学徒,付金宝。

生在这样的家庭,张玉兰从小就性格懦弱,也只有这一次算是勇敢了一次,偷偷见了小情郎想私奔,奈何情郎胆怯,到了约定的时间根本没有露面,她一气之下选择了投井。